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有什么比涨房租更直接的收入来源吗?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5月12日 11:40

租房的小伙伴们都知道,中国有一个非常“优良”的传统:每年的春节一过,房租就要无情地往上涨一波。

往常这个时候,房东是最开心的,借助突然增加的租房需求,他们可以顺势涨一波房租,房租上涨都会在10%-20%之间的水平,对于很多租客来说,也只能选择接受。




今年也是一样,开年过后,很多房东就在酝酿涨房租,根据行业报告发布的《2019年2月20城租金均价报告》显示:2月20个城市租金均价环比上涨,二线城市回暖明显。在迈过春节前传统的租房淡季之后,2019年2月,20个重点租赁城市租金挂牌均价为43.51元/平方米/月,环比上涨0.13%,与上月相比租金止跌回涨。



从涨跌城市数量来看,20个重点租赁城市中,租金均价上涨城市12个,数量较上月增多1个,涨幅扩大,平均上涨0.82%;下跌城市8个,平均跌幅0.48%,跌幅收窄明显。深圳以97.32元/平方米/月占据榜首,其次为上海,租金均价87.12元/平方米/月。


不过,就在最近一段时间,网上爆出一些消息,那就是房东一涨租,房客就退房的事情,有媒体报道称,在紧邻西单商圈的灵境胡同,有位房东提出房租涨300元,按照过去,年后涨租其实是惯例,没想到今年租客一听涨价,直接就不租了。



在杭州,房东赵女士将房租4000元下调至两年前的行情价3500后,终于有房客来看房。但对方开的价格让赵女士傻眼了:每月3000元!这个价格约为五年前的价格!在郑州,三房平均租金已经跌至2200元左右,差的都跌到2000元,而该片区的房产在房价还不到一万的时候,租金已经到了近2500元。



过去房东涨房租,大多时候房客都选择了接受,为何今年房客们不再那么忍气吞声了呢?

一、市场上可供出租的房子越来越多了,租房比往年更容易了。

1.过去很多不愿意出租的房子都拿出来出租了,因为房价涨得慢了,甚至跌了,租金收入成为当下很多持有房产的人的主要收入来源

2.一、二线城市各大租房平台在相关政府部门的监管之下,不像过去那样囤积大量房源不对外开放了

3.对于很多租房客来说,在春节后选择了留在三四线城市,租房需求变相下降了。




二、租金在大城市成为很多年轻人生活支出的主要一部分

过去一到年后,很多人拿着年终奖,去寻找薪资更高的新工作。而2018年惊心动魄的“裁员潮”对于很多人来说,不仅收入没增长,稳定的工作都成问题。

当人们收入下降或者不稳定的时候,对房租上涨的接受程度下降,再加上本身就有可选择的余地,于是就出现了退租的现象。

其实,租赁市场是反映住房消费市场的一个重要因素:过去因为房价暴涨,人们过度重视销售市场,而忽视了租赁市场。而今年租赁市场的变化,其实折射出了楼市的基本变化,主要分为以下几点:



1、越来越多的房子投向市场的,存量房的剩余,基本是可以看出来的;

2、人们的收入下降导致的消费能力下降,在住房消费上已经有所体现;

3、大城市对年轻人的吸引力或许正在逐步下降,而那些正处于抢人大战中心的二线城市,将成为年轻人的新流向。

三、新型租房市场下,房屋经纪人应该如何适应?

面对如今租房市场上新形势的变化,房产经纪人作为租赁双方沟通的桥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也是整个租赁市场中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租客网为此推出了“全民合伙人”项目,旨在充分挖掘房产经纪人行业的全面发展的可能性,推动行业发展的多层面,发掘全民资源促进行业进步。




“全民合伙人”机制让单打独斗的房产经纪人组成团结的集体,利用“分享房源”将房源直接有效推荐匹配给有需要的租客或房东,缩短看房和交易时间,大大提高房屋租赁的成功率。

同时“全民合伙人”与“租客惠”相结合,拓宽合伙人收益渠道,团队下线使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合伙人同样将获得奖励。并且合伙人可利用业余时间分享房源为自己赚取日常收入以外的经济利益。


相关推荐

租客惠,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的好平台!

追求喜欢的生活,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年轻人追求“精致”,何错之有?但是,面对“精致穷”,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以备不时之需。尤其在年轻人之间,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根据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逐年扩大,2019年上半年交易规模已达到166.1万亿元。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各种线上的团购、优惠买单网站、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推出折扣,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或在app上留下评论,以吸引新的客户。提升了口碑,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生死抉择”——要么选择降低成本,后果是导致消费者“精致体验”的背离;要么选择提升价格,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贫穷”消费。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虚虚实实,令大多数消费者,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根据口碑进店消费,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这时,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精致穷”的原因之一。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提高曝光率,也无需广告费。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让广大租客梦在享受“精致”的同时,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且租客进行消费后,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租客受益,就会选择再次消费,商家受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商家、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现如今,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受益提成的基础下,为入驻商家、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

2020年07月14日 11:10

宁德时代第一季净利同比降29%:创始人曾毓群身价800亿

原标题:宁德时代第一季净利同比降29%:创始人曾毓群身价800亿来源:雷帝网昨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为90.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5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42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14%。主要原因为受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及市场影响,新能源汽车装机量大幅下降,导致公司一季度动力电池销售收入下滑,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较上年同比下降。截至2020年3月31日,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为大股东,持股为25.88%,黄世霖为二股东,持股为11.81%,宁波联合创新新能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7.53%;李平持股为5.07%,深圳市招银叁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3.27%,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3.03%,西藏鸿商资本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为2.43%;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博瑞荣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1.65%,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博瑞荣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股为1.57%。其中,深圳市招银叁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和湖北长江招银动力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存在关联关系。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的股东曾毓群和李平为一致行动人。曾毓群通过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瑞庭投资有限公司持股为25.88%,为公司的实际大股东。当前,宁德时代市值超过3000亿,以此计算,曾毓群身价约800亿,李平身价156.66亿元,黄世霖身价365亿元。宁德时代宣布,以公司2019年12月31日总股本2,208,399,700股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2.2元(含税),合计派发现金股利4.86亿元。本年度不送股,不进行资本公积转增股本。———————————————

2020年04月29日 13:51

三年亏 290 亿退市只待“宣判”,乐视网没能等回贾跃亭

乐视网连续三年巨亏,累计亏损额接近290亿,在A股历史上仅次于*ST盐湖连续三年巨亏近300亿元,成为A股30年历史上利润亏损的榜眼,曾经登顶创业板一哥乐视网,如今却已滑入退市泥潭无法自拔.乐视网4约26日晚间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全年,公司净利润再次巨亏112.8亿元。加上此前两年的亏损,该公司最近三年净利润已累计亏损高达290亿元左右,并且连续两年资不抵债,2019年末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9年的巨额亏损,主要是计提了超过90亿元的负债。由于违规对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体育")、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下称"乐视云")融资提供担保而后者违约,乐视网为此计提负债90.64亿余元。乐视网背上的这些巨额债务,均是贾跃亭一手主导造成。2010年上市之后,乐视网神话无数,市值一度超过1600亿元。2016年底,整个乐视体系危机爆发,贾跃亭次年遁身美国。而他留下大量问题,把乐视网一步步拖向泥潭深处,仅占用、违规担保带给乐视网的亏空,就超过百亿之巨。连续三年净利润巨亏、两年年末净资产为负,连续三年的年报都被审计机构出具非标审计意见,重病缠身的乐视网,退市几乎已成定局。这回,乐视网还能找到援手吗?三年巨亏近290亿元经过连续三年巨亏之后,乐视网如今距离A股"亏损王"的距离,中间只隔了一家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乐视网仅实现营业收入4.86亿元,同比下降68.83%;净利润净利润再次百亿巨亏,亏损额高达112.8亿元,同比下降175.39%。自从2016年底陷入困境之后,乐视网的经营就一落千丈,营业收入直线下降。2017年、2018年,该公司营业收入为70.3亿元、15.6亿元。2019年的营收,已经仅剩2017年的7%左右。加上此前两年,乐视网过去三年的亏损总额,已经逼近290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净利润亏损分别达到138.9亿元、41亿元,而今年一季度,营收已经滑落到仅8895万元,净利润亏损约1.5亿元。连年巨额亏损,在迄今为止A股历史上,很难找出第二个例子。此前,亏损规模超过乐视网的,仅有*ST盐湖一家。按累计金额计算,乐视网是A股历史上亏损规模第二大的公司。*ST盐湖1月11日披露,由于资产重整中的资产处置,预计对利润产生约417.35亿元的损失,导致2019年净利润亏损高达432亿元至472亿元,净资产从2019年9月底的182亿元,直接跌到-286亿元。2017年、2018年,该公司已分别亏损41.6亿元、34.5亿元,三年累计最大亏损接近惊人的550亿元。石化油服也曾有过惊人巨亏,但亏损金额尚不及乐视网。2016年、2017年,石化油服净利润分别亏损161.14亿元、105.8亿元,两年合计亏损近267亿元。这一亏损金额比起乐视网,仍然少了20余亿元。虽然连续三年巨亏,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乐视网去年的亏损,实际有所收窄。年报显示,受对大股东贾跃亭控制的乐视体育、乐视云两家公司的违规担保所累,乐视网计提了对应负债约90.64亿余元。2016年4月,乐视体育进行B轮融资,新增投资者40余家分别以现金、债转股形式增资,共计投资78.33亿元。从2019年5月至当年年底,已有18家投资人对乐视网提起仲裁、1方起诉,其中17起仲裁乐视网败诉,为此计提74.84亿余元。对乐视云的担保,带来的负债虽未披露,但过往披露可知大致金额。2016年2月,乐视云融资10亿元,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贾跃亭等出具股权回购、担保合同,如若乐视云2016年至2018年未能完成约定的经营指标,或2019年初无法上市,乐视控股及贾跃亭将向投资人回购。根据各方当时约定,乐视云回购金额为本金10亿元、年化单利15%计算,每年仅支付的利息就达1.5亿元。如今三年多过去了,乐视网为此承担的本息,经测算至少已经超过15亿元。贾跃亭还会还钱吗?作为曾经贾跃亭控制的上市公司,在持续数年的债务纠纷中,被连累最多的就是乐视网。从2018年以来,乐视网就因贾跃亭遗留下来的种种问题,不断被卷入债务催讨官司。乐视网4月13日披露,公司收到北京朝阳法院送达的民事起诉状,陈思成(上海)影视文化工作室(下称"陈思成工作室")请求判令乐视网、乐乐互动体育文化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下称"乐乐互动")、北京鹏翼资产管理中),立即收购银石投资代原告持有的乐视体育的0.0914%股权,支付股权收购款2897万元。陈思成起诉追讨的股权收购款,不过是乐视网最新的一起债务官司,起因也是乐视体育2016年4月的融资款,王宝强、孙红雷、贾乃亮等当红明星,当时均参与了乐视体育B轮融资。除了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融资的巨额违规担保,贾跃亭主导的对乐视网大额资金占用,就差多年之后,至今仍未能解决。2017年及以前,乐视网通过公向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销售货物、提供服务等经营性业务及代垫费用等方式,形成了大量关联应收和预付款项。截至2019年底,涉及金额仍有19.17亿元。直接占用、违规担保之外,乐视网自身也有巨额债务。截至2019年12月底,该公司合并报表内的长短期借款共5.55亿元,其他流动负债33.04亿元,其他非流动负债30.49亿元,合计金额超过69亿元,其中包括二股东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2017年11月提供的借款本息13.45亿元、融创垫付的19.1亿元债务。这些债务虽然与贾跃亭方面没有直接关系,但却与其遗留下来的问题存在渊源。乐视网称,历史问题无法得到有效、及时解决,现金流极度紧张引发大量债务违约,进而被动应对诸多诉讼和无法短期内执行的判决,公司金融和市场信用跌入谷底,业务开展遭受重重阻碍。根据公开信息,美国洛杉矶当地时间今年3月19日,当地破产法院就已批准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资产披露声明和持产债务人贷款申请,法院认为贾跃亭)提交的第四版披露声明提供了足够的信息,满足破产重组的法律要求,涉及的债务重组的债务本金净额为29.6亿美元。今年5月,破产重组将进入投票程序。根据最新破产方案,中国债权人将从债权人信托获得40%的债务受偿,或从信托以及其他途径获得的偿付比例达到获准债务索赔分配额的100%,债权人将有权在国内继续处置破产提起日前已经冻结或已抵押、质押的资产,受偿金额不计入上述40%等,此次破产重组债权人信托方案已经同步考虑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但对于涉及乐视网的债务细节,迄今未见任何披露。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乐视网的资金占用规模为86.9亿元,2017年、2018年底,余额分别为73亿元、28亿元。到了2019年,存量规模看起来已经减少了接近75%。从表面上看,关联资金占用大幅下降,是因为贾跃亭已经偿还部分资金。按照贾跃亭方面近期的说法,从2017年7月以来,包括已不在上市公司范围内的乐融致新在内,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事实是否果真如此?乐视网在2018年年报中称,大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企业合并范围的欠款余额约28亿元,比上年大幅下降,是由于乐融致新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对乐融致新应付款项,不再纳入上市公司合并范围。乐视网还在2019年年报中称,贾跃亭方面并未还钱。2018年8月至今,双方进行多次谈判,但未达成一致,截至目前,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债务处理小组,未拿出可实质执行的完整处理方案,公司未因债务解决方案获得任何现金。已经解决的7.2亿元左右,也是以债权转让方式进行,而非现金偿还。此次破产重组过程中,贾跃亭因违规担保、占用,导致的乐视网上百亿债务、资金压力,将如何解决?是否能得到真正解决?整个资本市场都拭目以待。退市几成定局不仅利润累计巨亏接近290亿元,乐视网的资产,也已经亏蚀殆尽,退市也只有一步之遥。即便扣除对乐视体育、乐视云违规担保形成的巨额债务计提,乐视网2019年净利润仍然巨亏。数据显示,扣除经常性损益后,该公司去年净利润亏损金额,仍然达到扣23.05亿元,难以扭转连亏三年的局面,已经触发退市条件。已经触发的退市条件,还不止是净利润。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总资产约为59.1亿元,净资产为-143.3亿元。2018年年末,该公司净资产已然为-30.3亿元。此外,乐视网2017年至2019年的财报,均被会计师出具非标意见。在2019年年报中,审计机构认为,财务报表没有对公司如何消除对持续经营的重大疑虑作出充分披露,注册会计师无法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2017年则是因为关联方以外的部分其他单项金额重大的应收账款、单项金额不重大的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计提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等。乐视网26日晚间也提示风险称,2019年审计报为保留意见,2019年年末净资产、全年净利润均为负,股票存在年报披露后十五个交易日内,被深交易所终止上市的风险。倘若能追回贾跃亭方面的数十亿资金占用、违规担保,乐视网将能缓解百亿资金和债务压力。不过,即便这些问题解决,依然难以解决乐视网净资产为负、2019年净利润亏损的局面。通过股权质押,贾跃亭已经成功"金蝉脱壳",但众多投资者、债权金融机构却将迎来一个个难眠之夜。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底,乐视网股东数量仍有280767户,贾跃亭持有的剩余9.2亿股,已经全部被冻结,其中8.57亿股依旧处于质押状态。乐视网的前十大股东中,有四家公募基金。其中,持股最多的一家,通过两只基金共计持有乐视网约4430万股,持股比例合计1.12%,另外三家分别持有1861万股、1517万股、1348万股,持股比例为0.47%、0.38%、0.34%。2019年5月13日,因2018年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股票开始实施暂停上市。暂停上市前股价为1.69元,市值67.42亿元。相较于巅峰时超过1600亿元的总市值,累计缩水96%。

2020年04月27日 10:53